《下堂嫡女:這個夫君有點貴》[下堂嫡女:這個夫君有點貴] - 第七章 白脂柔的心機

第七章 白脂柔的心機

”賢婿,我自己的女兒我是了解的,她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白教諭說道。

”教諭怎麼知道自己的女兒不是那樣的人,我可是親眼看到了,若不是我親眼看到,還不知道你們在背後怎麼欺負柔兒呢! ”洛凌天說道。

”凌天,不是這樣的,姐姐她們對我很好的。 ”白脂柔在洛凌天的懷中微微抖了一下。

洛凌天看到他懷中的可憐人兒,更加的心疼。

”柔兒,以前我不在你身邊,你受苦了,今後你有我了。 ”洛凌天溫柔地看着對方。

白教諭看到這個場景,更加的傷心。這在他們的面前都這樣了,他們的女兒去了該要怎麼辦?

他握緊了拳頭,卻是不敢上去再說話,生怕說錯了話他的女兒處境更難。

白馨語看到自己父親的樣子,上去抓住了他的手。

”父親剛剛去做什麼了,怎麼都不及時過來看女兒了。 ”白馨語笑着說道。

白教諭看到自己女兒笑,心裏就更心酸了。

”父親剛剛有事,本來……算了,你這回來一趟,也不能總說些婆家的事情。 ”

”婆家怎麼了,女兒過得很好,父親也應該好好照顧自己才是,女兒這才出去幾天您就蒼老這麼多。 ”

”父親很好,你不用擔心。 ”白教諭說道。

白脂柔被洛凌天護在懷裡,看着那家人的訴苦,心裏就更加地暢快了。

”怎麼,我洛家虧待你了? ”洛凌天望着那兩人,眉頭一皺。

”洛大少爺怎麼對我你自己心裏不是知道嗎? ”白馨語說道。

洛凌天本來有一系列嘲諷的話想要說出來,但是對方這麼說,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俗話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既然嫁到我洛家,就不能在外面說夫家的不是。 ”

”你哪裡聽到我說你們家的不是了,還是說洛大少爺真的覺得虧待我,所以現在心虛了? ”

”我心虛什麼? ”

”心虛什麼,這還需要問我嗎? ”

白馨語冷笑,上輩子是她愛的太痴狂,這才忍着屈辱還在維護對方。現在她都看透了,傻過一遍知道疼了,也就不會蹭着去傻第二遍。

”你,你,你…… ”洛凌說道。

洛凌天漲着臉,不知道怎麼說下去。

”我怎麼了? ”白馨語望着對方。

兩人之間充滿了火藥味,彷彿下一刻就會被點燃,爆炸。

白教諭在一旁看着也是着急,他這女兒的性格太硬了,要知道現在跟對方作對是不討好的。等到了洛家,這洛凌天想要做什麼他們也不知道。

”語兒,好了,不要再胡鬧下去了。賢婿,這午飯已經好了,我們過去吃飯吧。 ”白教諭說道。

他知道自己女兒委屈,但是沒有辦法。若是他們幫了自己女兒說話,她回到洛家的日子就更苦。與其這樣,還不如他的嘆氣硬一些。

”算了,今天看在教諭的份上,我就不和你女兒計較了。 ”洛凌天瞪了一眼白馨語。

白馨語本來想要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