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心種魔》[劍心種魔] - 蛇身電閃而出

  蛇王山,傳說這裡隱藏着一條可以飛天遁地的巨蛇,紫牙彩虹;身材龐大不算什麼,大未必厲害,而此蛇竟然被尊為眾蛇之王,自然不會因為體型,而是因為其毒,傳說紫牙彩虹一滴毒液,可毒死幾萬大軍,可見其毒,但是此蛇非常稀少,世所罕見。

  「蛇王你趕緊給我滾出來。」稍帶幼稚的聲音迴響在這蛇王山,隨着他靈活的穿梭,身邊的蛇慌忙的逃竄着,似乎生怕觸怒了這恐怖的少年。

  而這少年雙手連抓,將一條條顏色艷麗的巨毒蛇扔進了袋子里,而其他蛇也並不敢攻擊,而是能怕多遠跑多遠。似乎是一條條彩色的閃電。

  山上景色十分怪異,蛇群催開了草叢,似乎波浪一樣四散而逃,可是少年似乎對此並不在意,可是如果讓這山外的蛇民看到,那必會驚為天人,因為少年抓的蛇只有一種,三步斷腸,其毒恐怖,被咬一口,絕無倖免,但是其肉味香無比,就是在貴族的飲食中,也是難得的奢侈品。

  背上的寶劍,漆黑無光,似乎只是一斷木炭,但是此劍鋒利無比,即使是一個孩子揮舞,也能輕易斬斷巨木,可稱神兵。這少年雖然衣着樸素,但是一看此劍就知絕非尋常人。

  「什麼時候才能抓到蛇王呢?一定能賣很多錢。」少年停止了找尋,釘子步立在懸崖上閉上了眼睛,感受着風的氣息,突然寶劍出鞘,就在這懸崖邊上練起了武,似乎一步錯,就可以掉下那懸崖,萬劫不復。

  「可惜。」遠遠的一個老人看着懸崖上的孩子:「可惜你的體質不適合練氣,否則憑你的資質足可繼承我風之劍神的絕學,看來我必須要在找個徒弟了。」

  老人似乎鬼魅,憑空出現,轉眼消失,風系力量運用如火純清,不愧是劍神級的高手,甚至是他踩過的蛇,都沒有發現身邊多了一個人,這就是境界,與天地渾然一體。

  劍雖是風之劍神所傳,上有九福圖畫,似乎刻畫著什麼古怪武功,但是風之劍神並不認為那是人類可以修鍊的,而這劍也不屬於風之劍神,但是他從來沒有和君莫嘆提過這劍的來歷,因為那涉及着一個秘密,一個讓他堂堂劍神無臉見人的秘密。

  可是風之劍神不知道自己的弟子修鍊這魔王決已有小成,他太自信了,認為冰火同體絕不可修,但是他的弟子真的做到了,雖然君莫嘆一直在告訴風之劍神,但他一直不相信,時間長了,君莫嘆也懶得說了,反正一說自己練成內氣了,風之劍神就會狂怒的教訓他。

  君莫嘆每天都要抓十條以上的蛇,然後跑十里山路將蛇賣到鎮上,這一來一去可就是二十里,對於一個只有八歲的孩子來說,每天二十里絕對是負擔,可是君莫嘆已經堅持如此一年多了,只是他身上塗滿了驅蛇的葯,否則根本跑不下來。

  「恩,爺爺,我今天抓了十三條蛇。」君莫嘆已經八歲了,生活在蛇山之中,自然要練就一手抓蛇的絕活:「蛇膽賣了三個銀幣,肉賣了四個。」

  「你說什麼?」本來滿臉疼愛的風之劍神突然臉色驟變:「你在說一編?」

  「爺爺,我買了一個銀幣的糖。」君莫嘆並沒當回事,他知道爺爺很疼他,何況他還是第一次撒謊。

  「哼。」風之劍神一筷子打翻了君莫嘆手中的碗:「撒謊?今天我給你長個教訓。」

  風之劍神將君莫嘆扔進了瀑布的水潭中,這潭水是綠的,可見其深度不淺,而山上三十多米的洪流滾落,日積月累形成了這潭,而不論這天氣如何,即使瀑布乾涸,潭水永遠保持着固定的水位,可是在這水潭之中確有一個剛剛可以讓人立足的紅色石台,彷彿上天專門給風之劍神準備用來懲罰撒謊的君莫嘆的。

  「爺爺,我錯了。」

  君莫嘆一站上這石台,立刻就感覺到溫柔的水是如此可怕,那飛流而下的瀑布打的渾身劇痛,可是這水潭的溫度確在六十度以上,而這裡升騰的熱水氣都是因為水潭的蒸發,而熱量的來源就是此時君莫嘆腳下的紅色石台,風之劍神也曾研究過這奇妙的現象,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紅色的石頭能發熱,其實這那是什麼石頭?

  根本就是這蛇山之王紫牙彩虹的尾巴,說來紫牙彩虹也是倒霉,它本身是七級魔獸,可是在魔界的入侵戰中,一條火系巨龍被魔將所殺,而那屍體確恰巧掉到了蛇山之上,蛇本為龍族,只是血脈太過稀薄了,所以遠沒有龍那麼強大,可是蛇有成為龍的欲,望,而這龍屍對紫牙彩虹太過誘惑了,它竟然強忍着對死龍的畏懼,把這龍吃了下去。

  可是龍的腦子裡有他一生力量的菁華,龍晶,作用與魔核一樣,用來儲存力量,雖然這巨龍經過一場大戰,龍晶內的能量已經消耗了大半,但依然不是這區區七級魔獸所能承受的,強橫的火系能量燒的紫牙彩虹渾身着火,着急之下撲進了這水潭,而它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可是它並沒有死,只是在昏迷,而這水對熱量的散發作用保了紫牙彩虹一命。

  「爺爺,我錯了。」冷熱交替實在難忍,君莫嘆那裡知道,風之劍神怎麼會那麼放心的讓他一個只有八歲的孩子行走在蛇山之上?所以每次君莫嘆出去,風之劍神都會悄然的跟隨,可君莫嘆從來沒發現過。

  「你錯在那裡?」風之劍神冷冷的問。

  「我不該買糖。」

  「哼,買糖算什麼?」風之劍神嚴峻無比:「人無信而不立,你最大的錯誤是撒謊,錢怎麼花沒關係,但我希望你成為一個正直的人。」

  「爺爺,我在也不撒謊了。」君莫嘆下身熱的發漲,上身冷的發抖,渾身血液流動速度都不規則了,這種感覺生不如死。

  「犯錯就要懲罰。」風之劍神肯定的說:「因為你撒謊,所以你今天必須要在水中半天,直到日落西山。」

  風之劍神對君莫嘆很失望,他被當年的事情耿耿於懷,不論當時的戰場情景如何,做為一個高傲的戰士,他不能容忍自己被萬夫唾罵,而且他也認識到自己當時雖然是無能為力,可是畢竟沒有完成那劍與杖的契約,他的心沉浸在深深的自責中,所以他不能容忍任何違背諾言的事情,包括撒謊,即使對方只是一個只有八歲的孩子。

  「記住,任何時候都不要撒謊,說過的每一句話都要當作誓言來信守。」風之劍神冷冷的轉身:「你如果承受不了這種懲罰,那你盡可以自己出來,但你一旦出來,就永遠不要在回來。」

  「爺爺,我在也不撒謊了,我會接受我的懲罰。」君莫嘆從來不撒嬌,因為風之劍神總是很嚴厲,用嚴厲掩飾他眼裡的關懷。

  風之劍神不想自己的武學失傳,而且他實在對君莫嘆太失望了,如果不是這八年的感情,他一定會把君莫嘆扔進蛇窟中,失望的風之劍神離開了蛇山,他要去挑選適合繼承自己武功的弟子,如果是以前,風之劍神要收徒,那多少名門貴族的孩子都會削尖了腦袋往裡鑽,可是現在不同了,風之劍神是人人喊打的臭狗屎,而且他恥於在提起自己的名字。

  測試人的屬性很簡單,有不同系的魔晶石製作的測試卡,只要摸到適合自己的屬性,那測試卡就會發光,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修鍊,只有對屬性高到一定地步才能引起測試卡發光,而光越強就代表着素質修鍊資質越強,而這東西很好買,每個魔法道具店都有賣。

  風之劍神挑選弟子並不容易,如今大陸人本就少,而最好的修鍊歲月就是七八歲開始,而人的屬性各自不同,那有那麼巧的事情就讓他找到適合自己的弟子?可是他真的找到了,而且就在山外那鎮上。

  如今這鎮已有千人規模,各種設施很是齊全,而風之劍神發現的弟子就在奴隸當中,雖然已經是戰後第八個年頭了,可是大陸經濟依然凋敝,賣兒賣女者並不在少數,畢竟人不是八年就能長一代的,而勞動力的缺乏帶來物產的匱乏,生了孩子根本養不起,大人吃飯還得數着米粒下鍋呢。奴隸是人,可又不是人,他們沒有任何自由,沒有任何權力,要服從主人的一切命令,稍有反抗就能被主人隨意處死。

  「您要買奴隸?」手拿皮鞭的漢子一看風之劍神那張臉,嚇的連連後退,那那裡是人臉?縱橫交錯如同溝壑,連鼻子都少了一半,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我要測試下。」風之劍神並不介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風之劍神購買的奴隸只有七歲,而且是兩個,一對龍鳳胎,可是奴隸販子也很懂得挖掘材料,每個奴隸賣之前都經過測試的,如果發現一個合適成為法師的奴隸,那可就是一本萬利了,賣給國家能獲得巨大的財富,即使是戰士的價格也不少。

  「這兩個孩子是風系體質,很適合成為戰士。」奴隸販子對自己的商品很是了解,這兩個孩子因為資質高,所以是這裡最昂貴的貨物,每個要千枚金幣,足夠小貴族過上幾年生活了,這奴隸販子很得意,因為他這兩個孩子是偷偷抓來的,根本沒有花一個銅板的成本。

  「救救我們,我們不是奴隸,是他們把我們抓來的。」兩個孩子曾經堅持喊過這句話幾次,可是換來的確是皮鞭,挨了幾次痛打,兩個孩子已經不敢在對人求救了。

  「好,我要了。」風之劍神點點頭。

  「好,爽快。」奴隸販子雖然如此說,可是眼神確打量着風之劍神,渾身粗步衣服一套,連個包都沒有,從那拿兩千金出來呢?

  風之劍神隨手捏斷了兩個孩子的腳鐐,帶着孩子轉身就走,那奴隸販子雖然被他這手捏鐐銬的本事嚇壞了,但兩千金可不是小數目,連忙攔到了風之劍神面前:「您還沒交貨款呢。」

  「我只說我要了,沒說我買了。」

  風之劍神眼裡冷光一掃,他一生殺人無數,這眼神根本是修羅的眼神,這奴隸販子只感覺自己渾身一涼,在也說不出半句話來,風之劍神購買了兩套被褥,又給兩個孩子買了幾套衣服,帶着兩個不知自己未來命運如何的孩子回到了蛇山內,兩個孩子被沿途的蛇嚇的連連驚叫。

  「爺爺,我們不是奴隸,我們是被他們從家裡抓來的,我們家就在青石鎮。」兩個孩子很害怕風之劍神恐怖的臉,可是那男孩還是堅持擋在了妹妹面前:「您能放我們回去嗎?」

  「孩子,不要害怕,我買你們不是當奴隸,而是當弟子。」風之劍神很滿意那男孩的表現,在恐懼的時刻依然能夠記掛着自己的妹妹,這簡直就是天生的守護戰士:「今天晚了,明天我送你們回家。」

  風之劍神找到了合適的弟子,但他對君莫嘆依然很嚴格,雖然他不能修鍊風之劍神的心法,可是等孩子大了,送到外面的學院學習就可以了,但着基礎必須打好,而且另外一個前提條件是錢,學費可是不便宜的,一般人根本就進不去。

  「我的武功不適合你,從現在開始,你要多賺錢,有了錢你才能去學習,成為合格的戰士。」風之劍神很滿意君莫嘆依然沒有從那瀑布下出來,反而端坐在石台之上,可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十分難看,他以為這是冷熱交替的結果,殊不知這就是君莫嘆修鍊的陰陽二氣決功力運行的表現。

  「爺爺,我錯了,我以後在也不撒謊了。」

  「每一句話都是承諾,記住,承諾就是誓言,誓言要用生命來守護。」風之劍神用他買來的屬性卡測試了一下君莫嘆的屬性,發現哪個都不亮,這下徹底對君莫嘆死心了。其實不是君莫嘆沒有能量屬性,而是他的能量屬性是冰與火,這彼此衝突的能量屬性根本不是這下等的測試卡能測量的,因為君莫嘆冰火的屬性彼此衝突,而能量資質就顯示為空,這也是彼此壓制的表現,而且大陸之上武功心法雖然不少,可是能同時修鍊這兩種能量的確絕無僅有,彷彿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將那魔王的陰陽二氣決送到了這個世界來。

  「爺爺,我能修鍊內氣的,我已經練出了劍上的武功。」君莫嘆分辨到,他的確感覺到了體內氣的運行,可是這讓風之劍神更加惱怒了,因為剛剛經過測試證明

猜你喜歡